+886-2-2898-9999

印尼 呂思萱 鄧應忠

真正去印尼會發現,其實華人跟印尼人,他們其實彼此不了解對方,以前的排華風暴,其實現在很多當地的華人,還是有那個陰影存在,所以會變成我們有很大的隔閡,沒有人試著要去,踏過那個界線。

印尼這個國家2.6億的人口,華人占的比例是百分之5,掌控整個印尼的國家經濟,光是去年的富比士排名,前十名當中就有八位是華人,這些台商他們認為說,我們開始要回饋的原因是因為,我們來這邊設廠,我們想要跟你在這塊土地共生息,我們一起生活,我們一起提升我們的生活品質,所以我覺得可以看到印華之間的關係其實慢慢在轉變。

台灣有六十多萬名的外籍移工,但印尼是最多的,一般我們對印尼其實很不了解,我們都覺得他們是落後、很貧窮,所以他們才要來台灣賺錢,可是我實際去之後會發現,他們其時經濟發展的,甚至有些地方還比台灣好,我覺得可以透過這系列的專題,讓大家更認識印尼這個國家,以及他們的民族。

馬來西亞 李雅萍 李岳為

要找尋我們的機會跟挑戰,跟台灣連結在一起,除了了解馬來西亞這個國家目前的情況怎麼樣之外,最重要的,我們就是要比較一下跟台灣之間的差別,那競爭力在哪裡。

他們當地人讓我覺得很佩服,馬來語、華語、英語,他們的三聲帶是基本的語言,所以其實馬來西亞跟我們台灣之間,就是他們的語言優勢,是明顯比我們好很多。

醫療方面,我們採訪兩家醫院,這兩家醫院留學台灣的醫師,占得比例都很高,柔佛州新山地區,它有五成的醫師,都是留學台灣,他們在台灣學到了之後,回去就變成是品質保證,頂著台灣留學的光環在當地非常受歡迎,很多人找醫師,都是指定要留台醫師來看診。

其實東南亞國家,很多報導大家在別台都看得到,可是大愛台這次設定的主題,是別台絕對看不到,因為大部分的人,都只會了解他的政治跟經濟,可是大愛台設定的是,他們的醫療、教育、慈善、環境,還有企業社會責任這是在別台都看不到。

越南 于曉茹 余國維

如過你要去形容越南的話,第一個我會說貧窮跟希望,我形容她是二、三十年前的台北,地不是很平,然後交通非常的亂,摩托車非常的多,但是你會發現,她們目前經濟力已經開始往上升了,你很難想像的是,其實我們在東協的投資,有三分之一都是在越南。

一條街上,到處都有日本餐廳、韓國餐廳,年輕人也全部都在拿手機,這個都不是我們印象中的貧窮了,她們是整個用躍進的方式在進步。

她們也對於小孩子的教育,願意花很多的錢去教育他們,展現出來的企圖心,升學、成績、他們都非常地講究,她們從小就會替未來的將來打算,面對一個鄰國,我們要知己知彼,越南我覺得是一個競爭力非常強的國家,我們既然要了解她們,也要反省自己。

菲律賓 王以謙 林文森

感覺這個國家治安不太好,所以我會對他們產生一些畏懼的感覺,但是大家一定要了解,其實他們的人民都是非常的和善,甚至我可以說,他們少了我們的嚴謹,他們的包容性是更強的。

我這次採訪的地點是菲律賓,這裡的風景跟台灣好像,我完全沒有出國的感覺,東南亞國家當中,它離我們台灣最近,去到菲律賓,你還是不免俗的要提到它的貧窮,我覺得很多事情總是負面的那一面,會讓人覺得印象最深刻。

像在台灣來說我們會覺得,其實百貨公司是很平民的,我們可以隨意進出,可是在菲律賓不行,你進去之後,你要先經過一整個安檢的系統,他會把你的東西拿去掃描,警衛還會荷槍,如果他看到你穿得髒兮兮,他就不隨便讓你進去。

在菲律賓沒有健保,要治療一顆牙齒真的很貴,他們是付不起這個錢,所以他們就來學校排隊,自願當牙醫系學生的白老鼠,我當時對這件事情是很印象深刻。

菲律賓不只是貧窮跟勞工,你所不知道的菲律賓,還有很多人在那裡追夢,邀請你跟我一起同在亞洲,看看有見識的台灣人,在那裡走出自己的道路。

泰國 陳彥珊 謝啟泉

泰國這個國家, 其實對很多台灣人來說,應該不是很陌生,因為她就是一個旅遊勝地,但其實可能大家都不知道,這個國家正面臨極端氣候的考驗,OECD已經預測,泰國是全球十大城市當中,很容易遭受洪災威脅的城市之一。

其實在皇室底下有個基金會,叫「泰國皇家計畫基金會」,很多台灣人可能不知道,泰國跟台灣的關係已經長達四十年了,四十多年前的時候,其實泰北是種很多的罌粟,當時的泰皇非常擔心這個現象,所以他就來到台灣,希望可以借重我們的農業技術,告訴他們農民說,其實你們不種罌粟,不提煉鴉片,也可以有很好的經濟獲益。統計到2016年,台灣的農業技術在當地,其實已經幫助泰北大概有,十萬名的農民,翻轉他們的經濟。

這次專題報導中,我和攝影記者 謝啟泉,就要帶你認識,各種不同面向的泰國。

緬甸 許斐莉 林立一

這次去緬甸,我覺得最大的改變,就是整體的社會氛圍非常的自由開放,因為我們可以在緬甸的任何角落自由的拍攝,在八、九年前到緬甸去的時候,那時候是不能夠直呼翁山蘇姬的名號,甚至在翁山蘇姬她家的外圍,也全部都是被封鎖起來。

以往大家都說仰光,相較於台北是落後了50年,但這次我看我覺得,他們甚至在用跳躍式的方式在進步當中,那一種急於想要跟國際接軌的心情,是非常明確的。他們以前的車牌號碼,以前可能是用緬甸的緬文來寫的,那個1234阿拉伯數字,是最近這幾年,他們才把車牌全部做了一個改變。

但是另一方面,你一旦離開仰光之後,到了鄉下地方,百廢待舉的情況,基礎建設,不足那個部分,還是非常明顯。

舊緬甸還維持在鄉間,還維持在仰光的某一些角落;可是新緬甸改變那個部分,可能在大城市,就已經很明顯的被看到了。

緬甸進入了翁山蘇姬時代之後有什麼不一樣的改變嗎,歡迎你一起來關心,新緬甸時代,翻轉後的新面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