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886-2-2898-9999

緬甸 許斐莉 林立一

這次去緬甸,我覺得最大的改變,就是整體的社會氛圍非常的自由開放,因為我們可以在緬甸的任何角落自由的拍攝,在八、九年前到緬甸去的時候,那時候是不能夠直呼翁山蘇姬的名號,甚至在翁山蘇姬她家的外圍,也全部都是被封鎖起來。

以往大家都說仰光,相較於台北是落後了50年,但這次我看我覺得,他們甚至在用跳躍式的方式在進步當中,那一種急於想要跟國際接軌的心情,是非常明確的。他們以前的車牌號碼,以前可能是用緬甸的緬文來寫的,那個1234阿拉伯數字,是最近這幾年,他們才把車牌全部做了一個改變。

但是另一方面,你一旦離開仰光之後,到了鄉下地方,百廢待舉的情況,基礎建設,不足那個部分,還是非常明顯。

舊緬甸還維持在鄉間,還維持在仰光的某一些角落;可是新緬甸改變那個部分,可能在大城市,就已經很明顯的被看到了。

緬甸進入了翁山蘇姬時代之後有什麼不一樣的改變嗎,歡迎你一起來關心,新緬甸時代,翻轉後的新面貌。